就算当了副主席,冯巩的官职还是比祖上差远了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2-28 02:43

原标题:就算当了副主席,冯巩的官职还是比祖上差远了

1

冯国璋因为家穷上不起学的时候,多半想不到自己将来会当总统。

冯国璋是河北人,一开始在保定莲池书院学习,后来因为家里穷不得已辍学。后来投笔从戎,进了北洋武备学堂学习,因为成绩好毕业后留校任教。

当一辈子纸上谈兵的教师,不是冯国璋的理想。1893年,他投入聂士成麾下效力。甲午战争后,冯国璋以军事随员身份出使日本,留心考察日本的军事,日积月累编成兵书数册。冯国璋一开始呈给聂士成,聂没什么反应;冯国璋转呈袁世凯,袁世凯大为赞赏,表扬他“军界之学子无逾公者”。

有个赏识自己的上司,是事业上升的关键。从此冯国璋便转投袁世凯麾下,最终跟正定王士珍、合肥段祺瑞一起成了赫赫有名的“北洋三杰”。1903年冯国璋担任练兵处军学司司长,相当于北洋派系的黄埔军校,培养了一大批北洋军官。

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,清政府派往武昌镇压新军的,正是冯国璋。他指挥清兵激战四昼夜,纵兵放火焚烧武昌市区,烟尘蔽日烈火三日不息,繁华市区化为焦土,市民死伤者及无家可归者甚多。但因为镇压给力,冯国璋被封为二等男爵。

 

 

袁世凯称帝,冯国璋倒是阳奉阴违的,私下联合五省将军密谋取消帝制。袁世凯死后,冯国璋被国会选为中华民国副总统。1917年7月,张勋复辟后正式总统黎元洪下野,于是冯国璋就依法以副总统代行中华民国总统之职。

只是虽然成了直系军阀的领头人,冯国璋还是没能在与皖系段祺瑞的争斗中取胜。1918年,他代理总统期满,不得已把位子让给了徐世昌。不过虽然他下野,却也已经是大地主大富豪了。在家乡诗经村,几千亩地都姓冯。

本来冯国璋只想稍事休息、东山再起,但人算不如天算,1919年12月28日病逝于北京,终年不过60岁。

2

冯国璋有一妻四妾,育有五子四女。三子冯家遇从德国留学归来后,投身实业。先后创办了天津大陆银行、天津东方油漆厂、保定电灯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。抗战期间,汉奸王克敏多次邀请他出来做官,他推托有病在身极力推辞。他给后人留下三条家规:一不准在租界购房寻求外国庇护;二不准出洋读书娶外国老婆;三不准女人戴钻石戒指,因为钻石都是从外国进口的。如今看来虽显偏颇,但爱国之心却人所共见。

冯家遇的第三个儿子冯海岗,从辅仁大学教育系毕业后,曾任中国国民党北平市党部委员。这一段经历后来让他和家人吃尽了苦头。而冯海岗的第三个儿子生于1957年12月,取名冯巩。

冯巩出生在天津市民主道58号的欧式小楼里,这是曾祖冯国璋当上代总统之后修建的。当时冯国璋宣布对德奥两国宣战,并收回其在中国领土上的租界,这栋住宅便是修在天津的德租界内。

 

 

冯巩自小在这座小楼里长大,但9岁那一年,身穿绿军装的年轻学生涌进来又砸又打,把冯巩一家赶到了大杂院里一件12平米的小屋居住。

童年的冯巩目睹了父母被批斗的场景。不久,父亲冯海岗带着“反革命分子”的帽子,被遣返回河间县诗经村老家劳动改造,全家8口人靠当中学老师母亲的79.5元工资过日子。

冯巩打乒乓球是一把好手,在学校里是“第一块板子”。当时由于中美之间正在以“乒乓外交”进行破冰,所以乒乓球在全国上下都受重视。但选送佼佼者去区体校时,第二、三名都选上了,唯独第一名冯巩被刷下来了。原因明摆着:反革命家庭出身。

1970年,冯巩读初二。当时马季和唐杰忠合说的相声《友谊颂》很受欢迎,冯巩在天津市的文艺汇演中合说了这一段相声,极受欢迎,甚至传到了马季的耳朵里。马季和唐杰忠一人戴一个口罩,来到冯巩所在的天津第二十六中,在办公室里听完了冯巩的相声。

然后马季把口罩一摘,说:做我徒弟,今后跟我学相声怎么样?可以想象,现在陈奕迅周杰伦听你唱完歌说我来教你唱歌吧——你是什么心情,当时的冯巩就是什么心情。

后来多个部队文工团都来天津点名要冯巩,但一看政审表和家庭出身,全部都悄悄的走了。那个时代,让一个“反动军阀”的后代到无产阶级的革命队伍里来?谁有这么大的胆子?

跟乒乓球一样,二十六中那些不如冯巩的人都一个个被部队带走了,冯巩还是无人问津。办事处一个人对冯巩实话实说:别做梦了小伙子,要记住你是冯国璋的后代。

年轻的冯巩无可奈何,只能在家里大吼:“我这个太爷爷,你害得我好苦啊!”

他不知道的是,他的太爷爷,这阵比他苦得多。

3

1919年冯国璋去世时,民国给予了国葬的待遇。1920年冯国璋灵柩移灵故里诗经村,墓地宏大豪华,修了三年才建成。但冯国璋并没有在此下葬,而是在正式出殡的头天夜里,被冯家悄无声息地埋到了七里外的黄龙湾,只隆了一个普通的黄土坟头。

黄龙湾是冯国璋生前就勘定的风水宝地,他祖父和父亲的墓都被冯国璋移到了这里。而棺木是冯国璋的部下所赠,材质是难得的阴沉木,亦称“阴桫”,据说将鱼密封入棺中一年之后仍鲜而不腐。

1966年9月,天津师范学院的大学生三十余人,从天津乘一辆大卡车来到诗经村,宣称要“破四旧”。据当时一种说法称,因为辛亥革命时冯国璋火烧汉口,当地百姓对冯恨之入骨。如今便有几名武汉的大学生串联来到冯国璋的老家,鼓动天津师院的学生掘坟扬尸。

他们并没有去国葬墓,因为那里的大部分地面建筑早在大跃进时期,就砸碎去搞水利建设了。他们也知道国葬墓里是空的,通过逼问冯家后人,得知冯国璋葬在黄龙湾。

学生们挖开了冯的墓穴,起出棺木。因为棺木材质上等,又采用了额外的防腐手段,是以四十多年后冯的遗体仍然完好如生。学生们将棺木中的白玉鼻烟壶和冯口中身上的陪葬物洗劫一空之后,冯的遗骸被亲友收集起来,埋在附近的一口枯井中。

 

 

第二年,造反派还是挖开了国葬墓的墓穴,棺木中只有一幅冯国璋的戎装画像,和一把指挥刀。一代豪杰身后沦落如此下场,可叹可悲。

这些冯巩当时就算知道,也是无可奈何。幸好他的人生,终于要开始反转了。

4

1979年,冯巩到天津制线厂当了一名钳工。他没有丢掉相声,在厂宣传队里如鱼得水。此时铁路文工团的侯跃文慧眼识珠,将他带到了北京。之后,他又去了老师马季当团长的中央广播说唱团。

1986年的春晚,总导演黄一鹤看上了冯巩,让他与刘伟合说他自己创作的相声。冯巩用了五天五夜写出了《虎年说虎》,然后一炮而红。1988年后更与牛群搭档,合作了《小偷公司》、《瞧这俩爹》等佳作,成为春晚的常客,以及全国家喻户晓的相声演员。

 

 

除了相声之外,冯巩还参与了多部影视剧的拍摄,《埋伏》、《没事偷着乐》等等。当相声式微之后,他又以小品演员的身份,在春晚的舞台上长盛不衰。一句“我想死你们了”,是他标志性的春晚金句。

冯巩是冯国璋后人里,如今最有知名度的一位。冯氏后人多为知识分子,如今也多在海外。但冯巩却选择在中国这一块土地上深耕。2000年,他加入中国国民党,他的姐姐冯幸耘也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中央委员。而冯巩更进一步,在几天前,他当选为中国国民党第十三届民革中央副主席。

 

 

从小贫困窘迫的冯巩,如今终于功成名就。2011年,他在献礼片《建党伟业》里出演自己的曾祖父:从贫困窘迫到功成名就的冯国璋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